推荐资讯

正常时候买个女人也得几十两,虽然这时候饥荒到处都是流民肯定便

发布时间:2018-07-27 17:01 浏览:
“这就是朕的子民?”
 
    站在运河岸边一处村落內,大明皇帝崇祯看着眼前可以说地狱般的景象,用颤抖的声音说道。
 
    这是真正的地狱。
 
    在散发着腐臭的泥泞中,是一座座残破的茅草土房,但这已经算是高档住宅了,绝大多数其实是窝棚,用烂木头和草遮蔽起来的三角窝棚,那些瘦骨嶙峋状如骷髅的百姓们三三两两地从里面钻出,用麻木的目光看着他们的皇帝。他们身上与其说衣服不如说破布,其中一些人即便春寒料峭中,依旧只能用破麻袋片遮挡自己的身体,甚至就连女人都一样。在他们中间一些大头大肚子胳膊细如干柴的小孩就爬在烂泥中,而几具饿死的尸体没来得及清理,触目惊心地同样躺在烂泥中,一只同样瘦骨嶙峋的野狗在嗅着其中一具还没有完全咽气的死尸。
 
    “这就是您的子民,生于卑微死于卑微,他们生于饥寒的泥沼,他们也死于饥寒的泥沼,世世代代,他们的世界没有一丝光明,他们的一切都只为了一点……”
 
    杨庆说着顿了一下。
 
    他伸出手抱起一个小孩,在其愤怒的挣扎中,掰开小手拿出一块成分不明但明显还有粗植物纤维的黑团子然后递到崇祯面前。
 
    “活下去,像牲畜一样吃着草活下去!”
 
    他紧接着说道。
 
    崇祯默然地接过,他掰开看着里面明显是树皮中才有的东西,试着把这个放到嘴边,没敢多咬,只是咬下了一点,但因为本身没有什么淀粉,再加上还有那些粗纤维,随着他咬下的动作,这个团子瞬间变成碎块散落,而崇祯也在同时下意识地吐了出来,脸上表情看得出他最初其实是想硬咽下去的,但最终还是没扛过本能。
 
    此刻他脸上表情很诡异。
 
    “陛下,他们也不是一直就这个样子的,这些流民都靠给去通州的船拉纤为生,如今打仗漕运断了,再加上冬季刚过也才解冻开河,故此日子艰难了些。”
 
    王承恩擦着冷汗小心翼翼地说。
 
    “使大明至此,百官皆可杀!”
 
    崇祯几乎是咬着牙说道。
 
    说完他转身径直走了,王承恩赶紧带着那些内操追上去,不远处护驾的李来亨似笑非笑地看着这一幕。
 
    杨庆当然没有走。
 
    他向后一招手,四名从李来亨手下借用的顺军士兵抬着两个箱子上前,放在他脚下并打开,里面白花花的银子立刻露出,杨庆随便拿了一锭银子塞进小孩手中把他放下,然后看着面前越来越多的百姓。
 
    后者畏惧地看着他。
 
    这些人不会认识崇祯的龙袍,但认识他的飞鱼服。
 
    “五十两!”
 
    他举着张开的右手说道。
 
    “五十两买一个青壮,银子当场给其家人,人卖给我。”
 
    他紧接着补充道。
 
    “官,官爷,不知官爷买人做甚?”
 
    一个年长者用山东口音小心翼翼地说。
 
    “你人都卖给我了,那就是我的家奴了,难道家奴还有资格问主人让他做什么吗?放心,五十两一个买的人肯定不会杀了吃肉的。”
 
    杨庆说道。
 
    他才不会告诉这些人是去当锦衣卫呢,那样虽然花钱少些,但肯定会买回一堆奸滑不老实的,他要的是听话的,要的是一群只听自己话的人肉机器,所以必须是那种真正除了卖身为奴别无选择的。五十两不低,但也不算太高,正常时候买个女人也得几十两,虽然这时候饥荒到处都是流民肯定便宜许多,但问题是这些并非那种纯粹躲饥荒的流民,实际上这些都是运河上的纤夫。
 
    他们就像王承恩说的,并不是说一直就是这个样子。
 
    “真给五十两?”
 
    一个年轻人上前弱弱地说。
 
    杨庆低头抱起装了整整一千两白银的箱子,直接举过了头顶,然后就像倒水般往下一倒,那银锭同样如瀑布般落下,在一片惊叫中落在地上互相撞击跳动着。
相关阅读